媒体报道 生育

环球医城黄玉浩:我们目前不存在竞争,唯一的竞争对象是地下代孕

8点健闻卜艳 郑琪 2019-08-30 11:00:16 0 0


引言: 从业者不该以身处灰色地带为耻,而应该想如何给灰色地带带来阳光为荣,有过纠结有过犹豫,环球医城CEO黄玉浩首次对专业媒体8点健闻袒露行业心迹和思考,也是敦促自己要做得更好,希望行业变得更好,希望所有参与者牵涉者能够心怀阳光,幸福前行!


 

签了合同,付了30万元前期费用,丁林(化名)和妻子还是决定放弃到海外做代孕。

 

从萌生做代孕的想法到最终与代孕机构签合同,丁林和妻子反反复复思虑了大概1年多。选择放弃,是因为无力面对代孕孩子出生后一系列棘手的问题。

 

已过60岁的丁林,有一个患自闭症的独生儿子,今年28岁。是否再要一个孩子,俩夫妻纠结了很多年。等真正下决心想再生一个孩子时,妻子的身体状况已不允许再生育。

 

得知有代孕技术后,丁林和妻子就想通过代孕生一个孙子或孙女,但这需要儿子配合取精。两人商量着找体检的借口将儿子带到一家拥有辅助生殖牌照的医院,但因儿子拒绝签字做取精手术,最终未能成功,俩夫妻这才选择去海外做代孕。

 

国内一家代孕机构创始人黄玉浩表示,在10个有代孕需求的家庭中,第一个孩子不健全的家庭有4个。


640 (1).webp.jpg

 

黄玉浩的公司主要海外代孕,他的很多客户最终签单,前后历时长达2年。这短暂而又漫长的2年,客户们在究竟要不要做代孕的问题上,纠结、矛盾,反复推翻做好的决定,然后又重来。

 

他们纠结的关键点是,再要一个孩子,如何与第一个孩子相处?有可能带来的伦理和法律问题如何面对?

 

这些现实问题吓退了一部分想要代孕的家庭。但也有很大一部分家庭选择迎难而上。

 

在我国,代孕仍处于灰色地带。这给了一批地下代孕公司生存的空间,这些机构隐秘而无序,时常因为发生合同纠纷被举报后遭曝光。

 

奇怪的是,被曝光的地下代孕机构客户量不降反增。“政府看到的是违规,刚需用户看到的则是希望。”黄玉浩说。

 

有很多家庭渴望通过这类机构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渠道。即便明知这些机构不合法,有风险,但求子心切,他们愿意赌一把。

 

黄玉浩从中发现商机,创业投身到海外代孕。他和更多从业者忧虑的是,代孕何时能走出灰色地带?

 

代孕,法无禁止即可为?

 

代孕通常指妻子由于种种原因自己无法怀孕,借用其他女性的子宫为夫妻双方生育子女。代孕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精子和卵子来自代孕的需求方,第二种是精子来自代孕需求方,但卵子来自代孕母亲。

 

看过《老友记》的人都知道,剧中的菲比帮自己的亲弟弟代孕,生下三胞胎。剧情发生的时间约在21年前的1998年,当时美国个别州的代孕已经合法化了。经过20多年的发展,美国的代孕产业相对成熟,大部份州立法允许代孕。

 

代孕有明确法律依据的国家还有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英国、比利时、荷兰等为数不多的国家。东南亚的柬埔寨、泰国、越南一度是中国大陆人士合法代孕的“天堂”:距离近、性价比高。但近几年,东南亚各个国家相继出台代孕禁令,其代孕产业因此受重创。

 

代孕在中国仍存在法律上的空白,极易引发一系列道德、伦理、社会和法律问题。现行的政策,医生和医疗机构不允许买卖胚胎,但对个人和中介机构并未明确约束。无法可依,必然导致行业乱象丛生。卫健委不定期通过突击检查来打击非法代孕行为,而地下代孕机构也早已学会了一套灵活的应变方式:“风声紧时,业务暂停或引导客户去海外做;风声一过,国内业务照旧开展。换场地是常有的事情。”一位代孕中介机构从业者表示。

 

坚决反对代孕的人认为,应该“从法律层面全面禁止代孕”。而代孕从业者以及部分辅助生殖医疗从业者则认为,应该“立法来规范代孕产业”。这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直伴随着国内代孕产业的缓慢发展。一度,国内代孕产业走到了“全面禁止”的边缘。


640 (1).webp (1).jpg


2015年底,《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草案打算将“代孕条款”写进法律,并在第35条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国家卫计委希望通过此举将代孕上升到法律层面。这被外界视为国家层面将对代孕实行全面禁止的标志。但最终,全国人大在表决稿中删除了“禁止代孕”的条款。

 

在不少代孕机构从业者看来,法无禁止即可为。“国内目前不孕不育率日渐攀升,人口出生率下降,政府对代孕不出台相应的政策法规,相当于是默许。”黄玉浩说道。

 

通过海外渠道做合法代孕

 

黄玉浩也曾面临争议:花甲之年的老人因意外原因失去了孩子,就算通过代孕如愿合法获得了一个孩子,在他们体力、精力、经济能力都有限的情况下,对孩子是否公平?

 

“当你面对他们绝望、无助的眼神,你根本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黄玉浩说道。在中国,孩子就是父母的命,也是一个家庭的核心。一旦孩子没了,这个家庭在一瞬间就相当于毁灭了。

 

促使黄玉浩完全下定决心做合法代孕,源于“中国代孕第一人”刘保君加入公司。刘保君在业界声名鹊起,因为他成功将一对去世夫妻的冷冻胚胎通过代孕的方式孕育成新生命。抚养这个孩子长大成人的,则是他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黄玉浩曾花了大概1个月的时间做市场调研,发现国内仍以地下代孕为主,常常会出现低价引诱客户签合同,然后一步步加价;或大包大揽承诺不满意全额退款,最终代孕孩子不健康,客户利益受损时,既没有保险,法律也不保护。黄玉浩决定走一条全新的道路,做合法的代孕。

 

合法的路径是这样设计的:将代孕服务分成国内和国外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在国内完成,做代孕咨询以及促排卵;第二个环节,取卵、取精、人工受精、胚胎移植,则放在海外代孕合法的国家来完成。

 

与之合作的海外代孕机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入股投资的,一种是签署合作协议的。据黄玉浩介绍,他的公司在柬埔寨投资了2家当地可以做辅助生殖的医院,在俄罗斯合作了3家医疗机构。

 

最初,客户选择去俄罗斯代孕,由于俄罗斯合作的医院并不认可国内的促排卵技术,所以必须到俄罗斯做促排卵,这一过程大约半个月。一位客户向黄玉浩抱怨:“要适应当地的饮食、文化,很麻烦,而且耽误时间。

分享到:

文章评论:

0
4008-606-886 在线咨询